新闻动态更多>>
产品展示更多>>
联系我们更多>>

地址:大连市西岗区唐山街2号(松山寺 千手观音往西走)
电话:0411-66661688
传真:0411-85870129
手机:18641182605
email:zysushi@sina.com
QQ:429858072

素食文化首页 > 素食文化

素食主义是一种文化行为

 我吃素基于以下三方面:首先我认为吃素,身体营养不存在问题;其二,一开始我以为人类是杂食动物,所以吃肉是天性,但后来发现绝大多数灵长类动物都吃素,也就是说,

从生物体征上看,人类不应该吃那么多肉。在我的逻辑世界中,我把素食主义升华到一个更高境界,“健康+环保+合天理”。

 

  工业化养殖不合天理

  何谓“天理”?东北农村流行“你做的这事,伤天害理”,如:你欺负一只流浪猫,俗话曰“损阴德”,再如“踹寡妇门,挖绝户墓”。就像现在工业化饲养的鸡,一辈子没有一天过的是鸡的生活,可能一辈子都没见过阳光,这就不合天理,人类为了多吃点肉,就完全漠视鸡作为一个生命体的存在。传统农民会看不过去,他们不会虐待自家养的猪,杀猪时将通过各种巫术仪式,来化解自己的罪恶感。清真羊肉有什么特殊呢?只因为念过经,所以干净,羊的灵魂得到了解脱。

  工业化养殖下的动物都是此种命运,不合天理。场主们为了收益最大化,于是就提高投入产出比,而猪狗们如果不舒服、不愉快,就会生病,生病可能致死,这会给所有者造成损失,于是场主就想办法不让其死,给其打抗生素;为了让肉卖得更好,给其打瘦肉精;为了让其长得快,给其吃激素、添加剂等,这是一个完成产品的过程。我将工业化养殖中产出的肉称之为工业肉,不是真正的肉,而是肉的拙劣仿制品,由抗生素、瘦肉精、激素和添加剂等构成的化学合成物品,只不过在其制造过程中,由一个生物状态的猪(牛羊等)参与制作了,但“猪”们不是主角,完全是一个被加工的材料。

  食肉并不必要

  在《曹刿论战》中,其乡人曰:“肉食者谋之,又何间焉?”刿曰:“肉食者鄙,未能远谋。”

  由此可推论出,食肉其实是一种达官贵人的身份象征,而其中祭司居多,因为吃肉是祭祀的职业,为什么这么说呢?人类在大自然中很渺小,对大自然甚至很多动物都抵抗不了,于是就需要从强大的东西处获取保护,而神灵就是其中一种,强大者在人类想象中如猛虎、熊豹都是肉食动物,而祭司作为通灵者自然需要吃肉以示上达神灵。追根溯源,吃肉是一种文化象征,而不是生理需求,就像我们几个朋友喝酒一般,也是一种文化。举个很简单的例子,在东北每家每户不能平白无故地吃鸡,只在过年过节来客人,生病时才会吃肉,而这些都是祭司活动的一部分。

  素食主义对环保究竟能起多大作用,不好说,素食后你自己觉得合天理了,你淡近人事,拥有向善之心,表达的是一个态度,只是一个文化象征。素食主义是我对整体工业文明理论批判的一部分,所以我这完全不是宗教意义上,也不是出于健康考虑,我试图回到一种传统状态中去,我自称为“知行合一”,理论指导行为。有人问我,“你怎么能坚持5年不吃肉?”我说,“这不需要坚持,就像你怎么没有10年不吃沙子一样,因为沙子是石头。”

  自改革开放以来,中国人食谱发生巨大变化,对鸡蛋、牛奶、肉食的需求出现了一个突变。从80年代,牛奶消耗量增加20倍。改革开放后,中国人手里有了余钱,为了显示社会主义的优越性,和改革开放的重大意义,于是要提高生活水平。何谓“生活水平提高”?就是吃上以前想吃而不能吃的,肉食被视为好生活的象征。80年代,北京出来一个“菜篮子”工程,保证每人每天都能吃上肉,由此,每天吃肉在民众眼中变成合理需求,北京附近农民再怎么养猪都不可能满足此种剧增需求,从此工业化养殖在中国蔓延开来